郭德纲和于谦合作了23年后两个人终究还是渐行渐远有了不同 内地明星郭德纲于谦相声

author
0 minutes, 0 seconds Read

2000年,电子行业的兴起,将相声行业冲击到低谷,无数相声演员因看不到未来退出,此时于谦的搭档刘颖也走了,于谦少了一个搭档。

少了搭档无法上台演出,他所在的北京曲艺团只能想尽办法招、调,最终找来了草根出身的郭德纲。

在此之前他们两个曾见过两次,不过都是点头之交,这一次他们凑成了临时搭档,合作的第一场就发现对方真的很好。

于是彼此欣赏,尤其是郭德纲,他曾更换多个搭档,郭德纲一上场给他的感觉是最好的。

这是在郭德纲和于谦合作20周年时,海报上各自的文案,除此之外他们还在社交平台上互相艾特,被网友们称作:最甜的。

两个人从相识相知到相伴,整整过去了20年,他们之间的默契可以说是最大的,尤其是郭德纲,他总说:祖师爷疼我,给了我这么一个捧哏。

可以说他们是互相成就,也是相声界最好的搭档,可有一点让人很疑惑,那就是感情这么好,郭德纲带领德云社经历别墅圈地、师徒反目、停业整顿等事情时,于谦却又冷眼旁观。

每一次郭德纲身处绝境的时候,于谦从没有伸把手帮忙,反而是躲得远远地,这是为何呢?当我们往深处细究的时候,就会发现这对最佳搭档,合作了23年,渐行渐远有了不同。

1964年,大港油田落成,这个油田被称为祖国东部石油小摇篮,而于谦的父亲,就是大港油田的总地质师,母亲也是石油专家。

这样的家庭出身,他不愁吃不愁穿,是北京胡同的小款爷,而且他是独生子所以备受宠爱。当时姥姥家附近有一个花鸟鱼虫市场,他每天都愿意去看一看。

不光看,他还会思考,常常问大人一些匪夷所思的问题,每一次大人都想尽办法去回答,去满足于谦的好奇心。

而他居住地方的邻居,也十分友善,见到他总是会摸摸头,乐一乐,这样的环境下成长,于谦不知道什么是“恶”。

他能走上相声这条路,完全是意外,那是偶然间从收音机中听到了一段相声,当即被逗得哈哈大笑,然后就有了学相声的想法。

父亲知道他想要学相声后是不同意的,可父亲的反对并不能改变他的想法,在他的坚持下,退了学报考了北京市戏曲学校,加入了相声班学习。

刚进入学校,他就遇到了第一个坎,那就是老师不认可。“死羊眼,一张脸”,这是相声班开蒙老师王先臣对他的评价,不仅如此还联系了于谦的家长,让把于谦带回去,因为他没天赋。

于谦一听这个话,内心第一个不服,他开始没日没夜的练习,一个月后又找到了老师,这一次老师听他说了基本功后,看到了他的进步,留下了他。

进入相声班后,他不仅学到了相声的知识,还认识了李金斗,认识了对方后,对自己有了两个影响。

一个是对方爱喝酒,天天拉着自己喝酒,导致有了酒瘾,另一个就是在对方的介绍下,拜了石富宽先生为师。

有了相声班的训练,石富宽老师的指导,于谦的能力飞升,毕业后还被分到了北京曲艺团,拿到了金饭碗。

此时的他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,可惜还未等他施展抱负,相声行业没落,演员纷纷转行,他的搭档刘颖也离开了。

团里为了给于谦找搭档,费劲了心思,最终招来了草根出身的郭德纲。

于谦学相声,除了最开始被老师否认之外,再也没有遭受过质疑,拜师入行端上铁饭碗一气呵成,而郭德纲呢?一难再难三次难。

他七岁拜师高详凯学评书,9岁拜师常宝丰学相声,15岁的时候决定去北京闯荡,到了北京报考北京文工团,虽说进了团,却每天只能端茶倒水扫地擦桌子。

擦桌子擦的多么干净,也没有人让他上台演出,看不到机会的他只能灰溜溜的回了天津。

1994年,郭德纲带着几百块钱再次来到北京,这一次他在郊区的大通铺住了三四天,连着找了好几位文工团的同事,希望他们帮着牵线搭桥,都被无视了。

无奈再次离开北京。

1995年,郭德纲整理了自己所有的积蓄,再次来到北京,这一次他发誓一定要混出个名堂,不然誓不罢休。

他在青塔租了一间小房子,房子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,每个月需要的钱非常少,即便如此他都交不起房租,有时候还会被房东堵在房间里大骂。

为了省钱,他买了一堆挂面,再买几颗大葱,每次将挂面煮成糊糊,就这大酱和大葱就是一顿饭。

为了赚钱,他跑到郊区乡下演出,却错过了公交车,只能步行回住的地方,走回去满脚都是泡。

他想尽办法去拜访那些相声名家,想要让对方给自己一条门路,却每次都遭到拒绝,用郭德纲的话来说:给他们做一条看门的狗,他们都不要。

无奈郭德纲只能去各个小剧场小茶馆,后来与李菁等人创办了相声大会,为了相声大会能发展,不惜卖了婚房,导致媳妇与自己离了婚。

为了相声大会,他到处给别人写段子,写剧本,写评书,到处接活赚钱只为了周转,可那个时期正是相声行业的低估,他们的生存格外艰难。

也是这个时期,他与于谦相遇,曾经几次点头之交,都没有深入合作,这一合作合作出了默契。

等到2004年,郭德纲受到了侯耀文的青睐,侯耀文不顾所有人反对,将他收做徒弟,让他有了一个相声传承,同时相声大会改成了德云社,开始爆红。

也是这一年,他邀请于谦正式加入了德云社,两个人携手相伴走过二十多年风风雨雨,成为了最默契的搭档,可他们的路却从来都不同。

于谦的成长过程太顺利了,小时候在那么温暖的家庭中成长,除了学相声的时候,有了一点坎坷,之后顺利拜师和端上铁饭碗。

最难的时候,就是在相声低估那几年,相声演员接连出走,他也去做了演员,甚至还组了一个摇滚乐队,他那个时候就跟小时候一样,遛鸟逗猫,就是一个字:玩儿。

就连他自己都说:相声的兴衰荣辱与自己没关系,因为他只是一个喜好,没有背负大志向。

郭德纲不一样,他一路走来太难的,有好多次都想要放弃,刚开始在北京起步的时候,还有人每天盯着他的演出,一旦觉得那个句子不合适,就去告他。经历了这么多坎坷才成事儿,所以郭德纲睚眦必报。

两个不同的性子,却走在一起合作了二十年,二十年中无论郭德纲和德云社遇到什么风雨,于谦从不参与也从不多话。

德云社在郭德纲的带领下,很快打出了自己的天地,最火的时候连续25次返场,3天接受了70家媒体采访,300人座的票卖出去700张,演出的时候,人挤人。

可火了争议也来了,郭德纲为人太激进,树敌太多,在他走红后自然泼脏水的也多。

先是师傅侯耀文去世,他陷入了遗产争夺,之后又是别墅圈地,与记者起冲突,北京电视台要求。

这还不是最惨的,因为得罪的人太多,那些人联合开始德云社,结果德云社被宣告停业整顿,这些郭德纲都没有垮,谁知如此艰难的时刻,又迎来了师徒反目合伙人反目退出。

一项接一项的事情,打的郭德纲猝不及防,此时的于谦却从未站出来说一句话,无论是为德云社还是为郭德纲,他总是闭口不言。

有人不理解,明明两个人的感情那么深,彼此儿子是彼此的徒弟,早已孟不离焦,焦不离孟,为何德云社遭难郭德纲遭难,于谦不伸一把手?其实答案很简单,因为于谦单纯。

他从始至终只想要说相声,对名和利看的非常非常轻,他与郭德纲搭档,眼看着德云社从一个小团体,做到全国最大相声团体,眼看着郭德纲从默默无名到相声大家,他是开心的。

但无论德云社多么成功,他都没有想过拿股份,永远拿的都是工资和演出费,德云社内部也好,外部树敌也罢,那都是德云社的事情,他不参与不指挥。

他和郭德纲感情好,是知己是朋友,可如果知己和朋友中有了名利,那么翻脸是早晚的事情,但看李菁与郭德纲就能明白。

他对自己的定位清楚,而且他是真正的淡泊名利,也正是如此他与郭德纲能一直好到今天,而郭德纲呢?从一开始他就想要闯荡出天地,喜欢相声是真的喜欢,喜欢名利也是真的喜欢,两个人从根本上就不同。

所以即便他们是搭档,他们默契合作二十年,他们是知己好友,相伴二十年,也从不是一个人生目标,所以他们渐行渐远一个向左一个向右,各自有着各自的路。

但无论什么样的路,都拆不散他们的情,就如同于谦说的那句:郭德纲还在,我就不离开德云社。

Simi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