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析微博热搜榜的泛娱乐化现象

author
0 minutes, 3 seconds Read

【摘要】微博以其传播速度快、门槛低等优势吸引了庞大的用户群。 微博热搜榜是根据公众实时点击量进行排名的。 中国有大量公共问题需要迫切关注和讨论。 然而,在微博泛娱乐化的背景下,大量娱乐新闻占据了微博热搜榜。 公共资源阻止微博用户过多关注严重的公共问题。 本文以2019年6月27日微博热搜榜前十热门单品为切入点,分析微博热搜榜泛娱乐化现象,分析其原因,并提出解决方案,旨在改善微博热搜榜单 榜单的舆情引导功能。

【关键词】微博热搜榜; 新闻娱乐

【摘要】微博作为一个用户可以发布的即时通讯平台,以其门槛低、传播速度快的优势,吸引了庞大的用户群体。微博热搜榜是根据公众实时流量排名的,因为众多微博用户微博热搜榜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,关注热搜榜已经成为很多微博用户的习惯,现在中国有大量的公共问题需要关注和解决,但在微博的背景下娱乐,微博热搜榜过多来自公共资源的娱乐新闻,使得微博用户对严重的公共问题没有太多的关注本文以2019年6月27日微博十大热搜信息为以此为出发点,分析微博泛娱乐现象,分析其形成原因,并提出完善微博热搜榜舆情引导功能的对策。

【关键词】微博热搜榜; 新闻娱乐

【案例介绍】

2019年6月27日,微博单日热搜前十,这些热门单品均与娱乐圈当红艺人有关。

8点14分,新浪娱乐公布了宋宋离婚的消息,#孙慧乔宋仲基离婚#话题瞬间炸开。 从微热点指数来看,宋慧乔+宋仲基的峰值人气高达98.49。 #宋慧乔宋仲基离婚#话题已收获68.9万讨论量和32.3亿浏览量。 此事件引发的相关话题#宋慧乔回应离婚#讨论量也达到了23.5万。

随后,#张如昀唐伊昕敕敕敕敕狠#话题炸了,该话题讨论量达52万,浏览量达13.3亿。 与当天其他话题的阅读量相比,这个话题存在感有些不足,但话题数量多,持续时间长。 这波张若昀和唐艺昕婚礼的热搜早在一周前就开始酝酿了,有#张如昀唐伊昕敕狠狠狠做狠#、#张如昀唐伊昕狠狠狠狠伴娘#、#张如昀唐伊昕狠狠狠狠#狠狠做#、#唐伊昕谢名#等话题接连登上热搜,为6月27日夫妇俩的爱尔兰婚礼做准备,他的团队一一布局,刷出了17个热搜,涵盖婚礼场地到婚礼纪念品,从婚纱的名称到婚纱的刺绣。 除了两人自己婚礼相关的热搜之外,还有#马思春成主礼#、#马思春狠做做做人#、#马思春狠狠做花束#等也都获得了热搜。一大波热搜。

27日晚上8点24分,范冰冰发微博宣布与李晨分手,李晨也发微博证实了此事。 两人官宣分手瞬间引发话题#范冰冰李晨分手#,微博一度瘫痪,并引发#范冰冰曾称李晨是最后男友#、#范冰冰曾经向李晨表白#等话题。 。 据微热点数据显示,两人24小时热度为85.91,其中热词#我们#24小时热度为100。此前,#范冰冰李晨公开恋情#讨论量为28.4万,阅读量为460百万浏览量,#李陈抗议范冰冰#讨论量达21.2万,浏览量达5.3亿。

27日23时11分,《中国有嘻哈》选手Jony J发文公布恋情,宣布将与六年前女友复合。 6分钟后,杜江也发微博,“孩子们,散布谣言将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”,并加上“天天吃瓜鹅爆料”的标签。 他们相继登上了微博热搜榜。

八卦娱乐图片高清_八卦娱乐头像_娱乐八卦图片/

【案例来源】

【案例分析】

1.概念分析

西方新闻界曾将信息(information)与娱乐(entertainment)结合起来,形成信息(news Entertainment)一词,来解释新闻与娱乐融合的现象。 新闻的首要功能是监督,首要标准是“重要性”。 新闻娱乐性是新闻功能的异化。 在新闻娱乐化的趋势下,新闻的首要功能变成了娱乐、娱乐,首要标准变成了“有趣”。 凡是涉及“性”(男女关系)、“明星”(娱乐明星的丑闻)、“腥”(灾难、警匪冲突)等感官刺激的内容,都能引起广泛关注,成为一大卖点。观点。 在此背景下,一切公共话语越来越多地以娱乐的形式出现,新闻、体育、教育、商业等都成为娱乐的附属物。 整个媒体生态系统的特点就是娱乐至死。

微博热搜榜是根据实时数据对微博事件和热词进行的排名。 当某个事件被微博用户频繁搜索和阅读时,该事件的关注度就会增加,甚至出现在排行榜上。 热点新闻、人物、事件从发酵到井喷的整个路径都可以在这里看到。 微博热搜榜上的事件或热词具有趣味性、新颖性、话题性、时效性、互动性等特点。 微博热搜榜可以让网友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热点新闻信息。

2、微博热搜榜泛娱乐化表现

现在打开微博热搜榜,你会发现娱乐新闻占据了榜单的大部分。 具体来说,以名人为主,话题杂乱、琐碎、毫无价值,社会问题娱乐化。

2019年6月17日,微博热搜前十均是娱乐新闻,占据了相当大的公众关注资源份额。

回顾历史,2017年10月8日,明星鹿晗和关晓彤宣布恋情,引发大量粉丝点击,导致网络崩溃。 同日,科学家袁隆平研制成功海水水稻。 预计年产量可供8000万人食用。 然而,很少有网友了解这个问题; 2017年11月21日,模特奚梦瑶在维秘舞台上摔倒,令网友唏嘘不已。 这一天,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完成了25000次升、降旗。 这意味着35年来,护航队伍零失误,完美展现了中国风采。 然而,这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却没有在网络上得到应有的关注。

娱乐功能是通讯四大功能之一。 媒体提供适量的娱乐信息并没有什么错。 然而,过多的娱乐八卦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,极大压缩了公共问题的“空间”,引发了一些重要的社会事件。 省略,未知。

三、微博热搜榜泛娱乐化的原因

(一)商业利益驱动

为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,获得更多的曝光度,娱乐圈中的一些明星聘请巨魔来宣传自己的产品,并花重金购买热搜,甚至打造了一条组织排名的灰色产业链。 娱乐信息通俗易懂,易于网民理解,可以触达更广泛的群体。 因此,一些企业为了获得更多关注,将目光聚焦在娱乐新闻上。 大量无关娱乐新闻挤占了涉及网民切身利益的公共新闻空间。

(二)观众强烈​​的娱乐欲望

传播学中的“使用与满足”理论认为,在传播过程中,受众是具有特定需求的个体。 他们利用媒体来满足自己的需求。 关注娱乐话题是网友实现情感释放的常用手段。 适当的娱乐有利于放松,本身就是可取的。 然而,现代大众传媒推送过多的娱乐新闻,使受众沉迷于娱乐之中而无法自拔。 微博热搜榜无限放大了这种负面效应。 微博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关注的话题,个人议程设置的影响力不断增强。 与严肃的社交事件相比,受众更愿意接收轻松幽默的娱乐信息。 因此,某些公共问题势必会在个人议程设置中被省略,这就导致很多娱乐新闻高居热搜榜前列,而社会事件却很难上热搜榜,甚至即使上了名单上,他们很快就消失了。

(三)“大V”责任缺失

“互联网V”是指在微博上拥有大量粉丝并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人。 他们在微博上有很强的话语权。 当他们对一些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时,会影响粉丝和网友的看法。 他们在微博上关注的话题很容易出现在微博热搜榜上。 传播正能量,引导公众关注重大公共问题。 然而,为了吸引粉丝,增加自己的粉丝群,微博上的网络名人经常传播一些娱乐新闻。 这也将导致大量关于名人日常生活、情感经历等毫无价值的信息在微博上泛滥。

此外,在娱乐背景下,即使微博上出现严重的公共问题,一些网红仍然绞尽脑汁地通过写段子、发恶搞图片来吸引粉丝,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转移公众注意力,本来就很严重的问题新闻被遗忘了。

四、改变微博热搜榜泛娱乐化现象的对策

(一)加强媒介素养教育

媒介素养影响着人们识别、判断、评价和使用信息的能力。 如今,网络世界错综复杂,互联网上充斥着海量信息。 媒介素养的缺乏使得受众更难选择和判断信息。 因此,倡导公众媒介素养教育刻不容缓。 因此,我们需要对公众进行媒介素养教育,让公众认识到微博泛娱乐化的负面影响,减少娱乐八卦的传播和讨论,更多地关注与受众自身密切相关的公共问题。 过来。

(二)提高意见领袖的社会责任感

2018年4月7日,谢娜微博粉丝破亿,成为微博首个粉丝过亿的个人用户。 她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,对舆论的影响力不言而喻。 这些拥有大量粉丝的明星应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,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们,为社会提供正能量,维护社会的健康发展。 在实践中,意见领袖应该转发更多与公共生活密切相关的公共问题,积极参与公共问题的构建,从而带动粉丝和公众更多地关注这些话题。

(三)加强政府调控

微博目前拥有4.3亿活跃用户。 微博的传播秩序仅仅依靠网民的自律是不够的。 相关政府部门需要出台相应政策对微博进行管控。 2018年1月28日,微博热搜被责令整顿,微博热搜榜消失整整一周。 当微博热搜再次回到公众的视线中时,与之前的热搜榜相比,新的微博热搜榜少了很多名人八卦和低俗炒作,多了很多正面内容。 热搜榜上还新增了置顶内容,主要体现了国家的新面貌。 此外,热搜榜上还新增了一个栏目——新时代。 该版块主要反映时事政治新闻和国家大事。 同时,必要时政府还采取封禁恶意炒作明星八卦的微博博主账号等措施。 2018年2月,国家网信办永久关闭了“卓伟粉丝后援会”等恶意炒作明星丑闻、八卦的账号。 这是一项有效的治理措施。

五、结论

在“全民娱乐”的背景下,微博作为新兴媒体,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出现问题。 微博热搜的泛娱乐性质是其诸多问题的一个缩影。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,微博热搜榜能够影响受众的认知方式、生活方式、行为方式。 热搜榜中过多的娱乐信息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,势必导致公共问题被冷落。 这需要我们警惕和反思。 微博平台本身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,必须树立良好的价值理念。 必须留出足够的版块来展示党和国家的重要理论,不能单纯追求娱乐新闻的曝光度。 政府也需要加强监管,最重要的是加强受众的媒体素养。 通过政府、平台和个人的共同努力,可以从根本上改善微博热搜榜过度娱乐化的不良风气,引导良好的舆论引导。

【参考】

[1] 林辉. 基于新词流行的全球媒体新变化[J]. 记者,2005(11)。

[2] 尼尔·波兹曼,张岩译. 娱乐至死[M]. 广西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04。

Simi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