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圈八卦最多的餐厅也要退圈了

author
0 minutes, 1 second Read

欧美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

给最后一块,妄想独立于大数据时代的私房,多一点没有钱的支持和关怀。

也给自己多一点算法之外的空闲时间。

娱乐八卦

这段时间,姐姐们都在重温老港片。

作为看着TVB听双胞胎长大的一代,很多人都和我一样,对那个时代的港圈八卦非常熟悉,也非常热衷。

娱乐周刊看多了,从小就对食物特别敏感的梅花姑娘,除了熟悉谈恋爱和分手的新闻,还熟悉餐厅的八卦。

那就是素有“富豪食堂”之称的福临门。

可谁能想到,家业大业的福临门去年被曝负债9亿元,被银行追回2029万港元欠款后,第三代掌门人决定因无力偿还而申请破产。

娱乐八卦

福临门倒闭。 重灾区恐怕就是香港狗仔队了。

作为香港辉煌时代的见证,这里见证了无数香港豪门豪门的爱恨情仇。 而当家之主徐福全的兴衰史,也如同八点钟的热血TVB剧……

熟悉港圈八卦的朋友一定记得2008年左右的《卢干争夫记》。

斗了多年的卢丽君和坎比一直分不出胜负。 大刘虽然生性风流,但确实是个孝子。

他和刘妈妈都为福临门的粤菜而自豪。 公司再忙,大刘也得抽空陪妈妈在这里吃鱼肚。 我也是一日三餐,几乎每顿饭都在这里度过。 一年在这里花费的伙食费高达400万多元,每天在福临门吃饭要1万多元。

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

一句“不在家吃饭,就在去福临门的路上”,把这位福临门迷的轻松感发挥到了极致。 狗仔还从陆干和刘来福一起吃饭的频率推导出恩典指数。

2016年,刘銮雄与坎比在福临门共进晚餐。 刘正要离开时,突然双腿一软,甘比纵身一跃,救了港老板当场死亡。

欧美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

今年秋天,出现了一场家庭大战的胜利者。

除了刘,赌王一家也是福临门八卦榜的常客。

2008年底,大婚当天让全港名媛都松了一口气的李嘉欣决定把婚宴设在福临门。 每桌高达8.8万元,菜单和许晋亨初婚时的价格差不多。

娱乐八卦

宴会前几天,她和许晋亨在这里,偶遇了赌王何超琼。

但吃瓜群众不怕大事的赌徒直截了当,“我女儿的嫁妆才10亿,你(几场宴席而已)拿什么和我女儿比?”

娱乐八卦

也因为这件事,美女对赌王恨之入骨。

2020年,赌王离世,享年99岁,被福临门羞辱的李嘉欣差点在微博上鼓掌。 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平时在福临门招待客人的赌徒,调停三房和四房的矛盾,经常在这里举行宴会。

娱乐八卦

此外,香港豪门的寿宴几乎都在福临门举行。

在这里,李泽楷正式宣布要从皇上手中赎回梁洛施。

娱乐八卦_欧美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

当年郭炳湘被绑架获释,这里的招待酒宴耗资数百万。 李兆基和李嘉诚的寿宴一定要在这里摆设。 而刘嘉玲和梁朝伟、张国荣和唐鹤德也经常在这里吃饭打牌。

娱乐八卦

作为港圈八卦的重灾区,在外界看来神秘莫测的福临门对待顾客不分贫富贵贱。

三楼福临门有两部电梯。 一个供散客随意使用,一个直连102VIP包间供老客户享用。

所以在香港,有人直言:要想挤进香港的上流社会圈子,就先在福临门102订个包厢吧。

就连被末任港督戏称为“胖彭”的彭定康,离开香港时也有两点遗憾。

福临门不仅是港圈大佬们的后花园,更是港岛富豪们争奇斗艳的舞台。

仔细一算,福临门的创业历程,还真是离不开赌王。

福临门创始人徐福全,10岁拜粤厨,14岁因才华,被师傅收进清朝三品大臣家中担任厨师。

30岁以后,徐福全因“炸鸡”而名扬香港,吃过的皇室贵族无不拍手称快。

娱乐八卦

徐福全和他的两个儿子

炸鸡是每一个粤菜厨师都应该掌握的基本功。 徐福全在这道菜中的创新之处在于,他将传统的炸鸡步骤改为直接油炸,这是专业术语。 “润滑脂”。

当地的三黄鸡前后被热油浸过百余次,鸡皮已经开始起泡膨胀,还得悬空晾干两次。

做这只炸鸡花了八个多小时。 虽然费工费时,但皮脆肉韧。 一口就能吃出大厨的手艺。

欧美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

凭借这只炸鸡,徐福全拿下了当时香港四大家族的当家富豪无敌何东。 而何东是赌王何鸿燊的叔叔。

徐福全被何东挖到了自己的房子里,担任厨子。 贺家的客人不仅有钱有贵,而且他们来往的宾客朋友横跨政商界。

1948年,在何氏家族工作了十年的徐福全卸任后自立门户创办了“富士”。

一顿酒席的价格是几百港元,是当时银行高管一个月的工资。

即便如此,餐厅仍然客满。 想吃徐福全亲手做的炸鸡,得靠朋友推荐,排好几个月的队才能一睹芳容。

福临门的兴盛,不仅是徐福全精湛的手艺,更与他坚守道德、重仁义的经营策略有关。

本来,在上流社会,厨师这个职业只是一个低级的小贩。 但由于徐福全为人厚道正直,与顾客交往时不讲客气,只以朋友之心待之。 福临门的生意不仅越做越大,江湖上非黑即白,也给许家添了点小麻烦。

徐福全发家致富后,先后娶了三个老婆,生了三个儿子四个女儿。 正所谓儿子多,女儿多,朋友多,满屋子孙的情况也为福临门的解体埋下了伏笔。

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

70年代初,徐家在湾仔买下一栋三层小楼,改造成现在的“福临门”。 10万元一桌的酒席,足够广州老百姓家里住上半年。

当时,香港正处于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,徐氏家族手握大量现金,在寸土寸金的东京银座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分店。

开价200万日元的两人餐,不仅轰动了整个亚洲,也给世界美食界带来了不小的震撼。

至此,潜伏在暗流之下的家族分裂开始浮出水面,鲜花盛开、火热烹调的福临门也迎来了由盛转衰的转折点。

1977年,徐福全病逝,享年69岁。他在遗嘱中将福临门的股份分配给二房徐培军和三房徐伟军各占45%的股份,并责令他们分别负责厨房生产和餐厅运营。

以后兄弟之间的矛盾一定不能影响菜品质量,砸坏福临门的招牌。

让许福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他的家业最终败给了姐夫。

娱乐八卦_欧美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

2009年,徐培军将同父异母的弟弟徐卫军告上法庭,控告他擅自删改遗嘱,企图独占超过10亿元的家族财产。

2012年,徐家两兄弟因房产销售分配不均告上法庭。

娱乐八卦_娱乐八卦

之后,许培军借外人之手,以移虎离山之计,将许魏军手中的股份全部买下。 被踢出局的许卫军带领原班人马的海外和内地门店,靠一己之力开了“家七福”。

兄弟俩的明争暗斗使福临门濒临分崩离析。

权势家族徐培钧任命其子徐德强为福临门掌门人,掌握人事管理和店面改革的生死大权。

拿着9亿的借款,许德强得意洋洋地要把福临门打造成餐饮界的卡地亚,同时带领自己的管理团队向厨师们发出各种考核要求。

在这场大刀阔斧的改革中,忠于徐家20多年的大厨梁神龙、刘兆成及其儿子刘国成,成为“双子夺嫡”后期的牺牲品,被弃而弃之。被排除在家庭之外。

娱乐八卦

为了保住即将在他们手中失传的粤菜厨艺,再次充当救世主的大刘挥舞着大手笔,将他们全部招入麾下,成为他的主厨。

娱乐八卦

失去了老味道的福临门,也顿时失去了熟客,店里的生意更是雪上加霜。

2019年,福临门被曝欠债9亿元,各品牌供应商纷纷上门追讨欠款。 走投无路之际,福临门第三代掌门人徐德强只得前来向刘某求助。

可听到对方说“你准备拿什么还钱?”,眼见高楼拔地而起又不忍心楼塌的徐德强终于放弃了。 从大刘家回来后,他开始申请破产。

就像TVB最好的豪门斗殴剧,福临门兴亡徐家荣辱,除了命运的盛衰,还有尔虞我诈,尔虞我诈。 犹如食鸟尽投林中,树倒猴散。

重启通关后,数次关门的福临门艰难支撑着生意,最终还是出现了下滑迹象。 这里的故事,就像当年辉煌不再的香港娱乐圈,只剩下往事,留待后人评价。

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封面来自MICHELIN GUIDE

Similar Posts